即時深圳到香港快遞:
深圳到香港快遞

2011:網絡文學的“V型年”

2012年01月18日 09:42     來源: 文藝報    作者: 莊庸   



  2011年,對於網絡文學來説是“很微妙”的一年。這一年,網絡文學沒有出現我所謂的“冠軍相作品”——亦即能夠概括這一年網絡年度文學潮流或文化現象的作品:既沒有所謂的“第一本”作品(所謂“第一本”,是指引爆某種社會潮流,或者讓某類出版類型、圖書板塊或者文化現象“第一次”讓大眾關注、聚焦和跟蹤的領軍圖書,如2006年《雙面膠》赤裸裸地揭露了婆媳這對“天敵”的矛盾關係,引爆了從網絡文學到影視劇“婆媳戰爭”的潮流),也沒有“最熱的一本”(如2008年《慶餘年》並不是“穿越文”的最後一本亦非“重生題材熱”的第一本,但卻是從穿越文到重生題材的變異過程中“最熱的一本”,“好好活着,天天向上”切合當時當下中國的社會潮流和國民心態,使其成為年度作品),也無法讓人看清楚“下一本”(能讓人可以預測與分析下一種網絡文學的閲讀潮流或暢銷題材,如2009年《小三來了》繼《蝸居》第一次正面看待婚外戀問題之後,開始正面詮釋婚外戀的“玫瑰戰爭”,2010年的《前妻來襲》和《戒年華》都可被看做是這股潮流的“跟風之作”),更沒有能讓人追根溯源,讓我們發現、發掘影響並形成某種網絡文學潮流的傳統經典作品創作源泉和承傳關係的“那一本”(比如,1999年《悟空傳》引領了向傳統和經典致敬、模仿或戲諷之作的同人時代;《重生於康熙末年》標誌着2008年網絡文學“重生題材熱”向傳統經典迴歸,如回到《紅樓夢》尋找創作的源泉、靈感、世界觀和價值觀的重構)。

  “第一本”、“最熱的一本”“下一本”和“那一本”,是我提出的分析網絡文學作品、題材與類型、出版潮流與閲讀現象的“四本書”概念 。用這種“四本書”概念和架構來分析網絡文學本身“怎麼樣”,那麼可以歸結為一句話:2011年,網絡文學無亮點——我們沒有發現能夠引爆社會潮流的視點作品(雖然不斷有網絡作品引爆社會潮流和大眾文化現象,但那基本上都是以前的經典作品和潮流之作。比如,《步步驚心》是2006年的,《失戀33天》是2009年的),也沒有發現能夠折射甚至決定未來網絡文學風格走向的類型和題材。但是,如果從網絡文學評論到管理決策層等應該“怎麼辦”的問題去切入的話,就會發現,2011年,對於網絡文學本身的參與者和文學/文化管理者來説,都是意義非凡的一年。

  這一年發生的諸多網絡文學/文化現象,埋下了很多的“線頭”,對於未來幾年的走向具有極其重要的暗示、預示和風向標意味。比如,網絡文學的被經典化——無論是商業利益驅動,還是網絡文學自身內在邏輯驅動,都需要對網絡文學十年進行“回顧”式總結。既然是“回顧”,那肯定還有“展望”——未來網絡文學將如何發展?再如,網絡文學參與者和文學/文化管理者的對視、對話、對接的姿態和行為,越來越傾向於積極。這意味着一種生產關係的重大調整,甚至有可能是網絡文學“解放生產力”的先兆,雖然還有待觀察。假若將類似於此的網絡文學/文化現象系統地梳理一下,並尋找其背後的思路、邏輯和趨勢,或許我們提出這個問題並尋找答案:為什麼對於網絡文學來説,這是“很微妙”的一年?就像一個“V型”,舊有的地平線正在消失,新的歷史地平線正在誕生……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閲!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深圳到香港快遞發佈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