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深圳到香港快遞:
深圳到香港快遞

毛澤東與鄧小平的恩怨情長:都不是為了個人的事

2012年01月18日 09:42     來源: 人民網    作者: 餘伯流   


資料圖
  毛澤東與鄧小平,一代天驕,蓋世偉人;兩代核心,同一偉業。

  他們兩個偉人之間,有着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既有不同的彪炳千秋的豐功偉績,又有類似的大落大起的坎坷經歷;他們既有過患難,親密無間,充滿深情厚誼,又有過分歧,若即若離,存有恩恩怨怨;他們既有偉人高風驚世之舉,又有令人扼腕而嘆之事。他們兩個偉人之間的關係,充滿了奇特而又微妙的傳奇色彩,閃耀着傳統而又亮麗的真理之光。

  毛澤東年長鄧小平11歲。

  從1927年毛、鄧相識到1997年鄧小平去世,整整七十年。讓我們以簡短的文字,勾勒一下毛澤東與鄧小平七十年來不同歷史階段走過的風風雨雨的人生軌跡吧。

  蘇區時期

  20世紀二三十年代是一個風雲激盪、英雄競出的年代。中國革命向何處去?中國革命的大本營在哪裏?懷着堅定的信念,肩負神聖的使命,兩個年輕的職業革命家毛澤東與鄧小平,從大山中走出來了!他們審時度勢,殊途同歸,徑自都來到了他們共同的祖籍地——江西,從此登上了中國革命的紅色舞台。他們從漢口初識到蘇區重聚,共同戰鬥在火熱的中央蘇區。豈料,正當毛澤東、鄧小平雄姿英發,為鞏固和發展中央革命根據地竭智盡力的時候,“左”傾陰霾籠罩中央蘇區上空。一股惡浪洶湧襲來,兩人竟雙雙“落難寧都”:毛澤東於1932年10月在寧都小源村被撤去紅一方面軍總政委的軍職,在汀州賦閒三個月;鄧小平於1933年5月在寧都七裏村被罷免了江西省委宣傳部長之職,並承受了生活上的種種痛苦。“自古雄才多磨難。”憑藉堅定的信念和意志,歷經種種坎坷和曲折,他們顧全大局,相忍為黨,終於走出了困境,直到遵義會議前後相繼“出山”。

  抗戰時期

  “抗日旌旗戰局開,大軍東去薄燕台。”在狼煙四起、硝煙滾滾的民族解放戰爭中,中國共產黨人和一大批革命家經過戰火的洗禮,顯得愈加堅強、成熟!毛澤東與鄧小平,一個在延安窯洞運籌帷幄,一個在抗日前線馳騁縱橫。毛澤東説:“鄧毛謝古死了三個,希望鄧要為黨爭氣。”身為毛澤東麾下的一員大將,鄧小平偕同劉伯承統率八路軍一二九師,一文一武,輕重自如,從血戰晉冀豫,到立馬太行山,演繹出抗戰史上一幕幕威武雄壯的活劇!鄧小平説:抗日根據地“奇蹟的祕訣”,是“有一個毛澤東的戰略戰術指導原則”。鄧小平在1943年北方局整風時就使用了“中國化的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概念。毛澤東在抗戰初期多次推舉鄧小平擔任重職,七大後又親自致電鄧小平回延安參加七屆一中全會。

  解放戰爭時期

  鄧小平曾説:“在我一生中,最高興的是解放戰爭的三年。”中原逐鹿,鹿死誰手?毛澤東以戰略家的睿智,確定“出擊中原”的決策,劉鄧大軍銜命千里躍進大別山,揭開了我軍戰略進攻的序幕。在決定中國革命最後命運的戰略大決戰的關鍵時刻,毛澤東又以他過人的膽識啓用了三員四川虎將(劉伯承、鄧小平、陳毅),構建成淮海戰役總前委的核心領導班子(三常委)。劉、鄧、陳偕同粟裕、譚震林一道,指揮中野、華野千軍萬馬,以摧枯拉朽之勢,殲滅了國民黨軍55萬精鋭主力,隨即揮師渡江,直搗南京蔣家王朝。“戰略反攻,二野挑的是重擔。”毛澤東稱讚“淮海戰役打得好”。總前委書記鄧小平説:“淮海戰役的部署決策是我根據中央軍委和毛主席的指示主持決定的。”建國前夕,毛澤東電令“小平準備入川”,劉鄧大軍千里進軍大西南。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十餘年間,毛澤東與鄧小平相知相親,鐵馬情深。

  建國後十七年

  打江山易,坐江山難,此乃中國古訓。建國以後,毛澤東是黨、軍隊和國家的領袖。鄧小平當了兩年西南局第一書記,五年副總理,十年總書記。在中共中央第一代領導集體中,他們是核心與成員的關係。他們之間合作共事,親密無間,配合默契,攜手走過了治國安民的風雨十七年。鄧小平後來談到“十年總書記”這段工作經歷時説:“在我的一生中,最忙的就是那個時候。”可謂“日理萬機”。毛澤東1951年就對人説:“論文論武,鄧小平都是一把好手”;黨的“八大”前夕提議鄧小平出任黨中央總書記;1957年在莫斯科稱讚鄧是“難得的一個領導人才”;1959年透露説,“我為正帥,鄧為副帥”。鄧小平在七千人大會上關於“我們黨有五好”的講話,得到毛澤東的讚賞。然而,在這以後糾“左”的進程中,毛澤東同鄧子恢、鄧小平等人在農村“包產到户”等問題上意見相悖。鄧小平的“貓論”更是令毛不快。總書記與黨主席的分歧,種下了鄧小平“文革”厄運的根苗。

  “文化大革命”前期

  歷史常常是在曲折、反覆甚至是痛苦中不斷前進的。“文革”初期,毛澤東已逾古稀。他對外賓説:“我明年七十三了,這關難過”,“現在趁着還有一口氣的時候,整一整這些資產階級復辟”。“中央幾個大人,把他一革,就完了。”於是,晚年毛澤東拋出了《炮打司令部》的驚世大字報,演繹了“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大悲劇。在災難性的“文革”狂飆中,劉少奇含冤去世,鄧小平也落難了。由於毛、鄧在“包產到户”等問題上意見相左,加上鄧小平主持中央工作以來敢於負責、雷厲風行的一貫作風,使毛澤東對鄧小平的態度發生了變化,覺得鄧小平不大聽話,很少請示報告,以致產生不滿。“文革”前夕,毛澤東指責北京有兩個“獨立王國”,一個是鄧小平主持的中央書記處,一個是李富春主持的國家計委。在一次中央工作會議上,毛澤東忿懣地説:“鄧小平什麼事都不找我,幾年不找我。”鄧小平終於被打成全國第二號“走資派”。毛拋棄了鄧,卻不同意開除鄧的黨籍,提出“把劉、鄧拆開來”。於是,鄧小平被放逐江西,羈居三年。鄧小平曾沉重地説:我一生最痛苦的當然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

  林彪事件後

  林彪事件的發生使毛澤東心力交瘁。古人云:“家貧思賢妻,國難思良將。”面臨國家危難,毛澤東大病一場後,在巨痛中思考,究竟誰來擔綱治國?74歲高齡的周恩來已於1972年5月18日被確認“患有不治之症”,“四人幫”又難以擔當治國大任,這樣,年富力強的68歲的鄧小平被毛選定為“接班人”。是天降機緣,還是水到渠成,還是二者兼而有之呢?不過,鄧小平在江西中央蘇區時被打成“毛派”頭子,是毛澤東啓用鄧的一個重要心理因素。林彪事件後,鄧小平在江西上書毛澤東請求“做點事”後僅10天,毛即批示:鄧小平“在中央蘇區是捱整的,即鄧、毛、謝、古四個罪人之一,是所謂‘毛派’的頭子”。毛的批示,是鄧的福音。隨後,在周恩來的運作下,鄧小平入京。毛、鄧“文革”分離近7年後重聚首。為了國家利益,毛澤東毅然請出“軍師”鄧小平,治國理政,支撐危局。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閲!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深圳到香港快遞發佈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