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深圳到香港快遞:
深圳到香港快遞

本週五登陸央視一套晚黃金檔,記錄美食更記錄時代變遷下的悲歡離合

《舌尖上的中國2》“胃口”變大

2014年04月15日 13:10    來源:新京報   作者:劉瑋   

  

  無論是處於“遊牧狀態”的養蜂人,還是與魚兒和諧共生的漁民,他們在與食材打交道的同時,也在延續着自己的生活。

  無論是處於“遊牧狀態”的養蜂人,還是與魚兒和諧共生的漁民,他們在與食材打交道的同時,也在延續着自己的生活。

  “在四季變化中,中國人尋找美食的祕密。儘管生活越來越遠離自然,但人們能夠在餐桌中品嚐四季變換、時間流轉”。吃貨們的福利來了,《舌尖上的中國》第二季將於本週五(18日)晚9點CCTV-1播出。對於是否能在深夜“解饞”滿足大家的“食慾”,總導演陳曉卿説,美食是一個特別私人的東西,你覺得解饞的別人不一定解饞。而且,在第二部中也展現出了導演組更大的“野心”,透過美食,還描繪了當代中國人在時代變遷下的悲歡離合。

  觸碰更多社會層面內容

  《舌尖》第一季大火之後,接下來做《舌尖2》似乎也成為順理成章的事,但在陳曉卿看來,《舌尖2》希望傳達出一些“更在意”的東西,“除了介紹中國的好吃的之外,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些好吃的,能夠看到我們熟視無睹的一些事?”生活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經歷着太多的歡樂與痛苦,“但中國人能苦中作樂,把喜悦通過美食呈現。我們在關注生存的同時,更注重人們對生活的熱愛。”因此,《舌尖2》比《舌尖1》更多地觸碰了社會層面的內容。

  《舌尖2》中涉及不少2012-2013的熱點話題,比如切糕、藝考、富士康,這些關鍵詞都以巧妙的方式被“植入”到片中,這樣透過美食看到的現實才更有質感。每一個美食都會承載着兩個主題,比如紅燒肉是一個主題,但是用紅燒肉來講家常菜,家常的主題是一個更大的主題,裏面包括家庭成員各自之間的關係。

  如果説美食是窗户的話,在《舌尖2》中能夠看到更多時代變遷下的中國,陳曉卿説。

  敍述風格更加“有個性”

  《舌尖2》涉及300餘種美食,拍攝了150多個人物。據陳曉卿介紹,他希望通過《舌尖2》,詮釋一道道美食背後的人文風情,進一步探討中國人與食物的關係。

  與《舌尖》第一季相比,《舌尖2》的敍述風格也更加個人化,每一集都多多少少帶有各自導演鮮明的個人風格,而這也正是陳曉卿所提倡的。儘管如此,但導演中沒有幾個會做飯的,也沒有幾個是特別愛吃的那種。因此,每個導演在拍每道食物之前要做很多功課,每個人光買書就差不多花了一兩萬塊錢,其中要學習的不僅是美食,還有人文、地理、歷史等等方面的知識。

  《舌尖2》風格多樣,比如,講述刀功的片段,借鑑了武俠片的風格。屋檐下,伴隨着爺爺的琵琶曲,兩個孫子在驕陽下苦練刀功。當琵琶曲戛然而止,畫面進入抽象的意境。中國烹飪千變萬化的刀功,在讓人眼花繚亂的剪輯下一一呈現。

  強調人與自然相互依存

  當年《舌尖》第一季播出了綏德“黃饃饃”,老黃和“黃饃饃”一起火了,新一季仍會有一些特別的人物。

  尋找人物也成為拍攝中最繁重的工作,而導演組“找人”也沒有任何訣竅可言,就是直接到民間去找。陳曉卿説,《舌尖2》有一集講蜂蜜,主人公是四川樂山的一對養蜂夫妻。導演為記錄他們養蜂的故事,從樂山到秦嶺,再到甘肅山丹牧場,前後跨越6個月,與他們一起風餐露宿,甚至坐在卡車車斗上行程2000多公里。“這種遊牧式的養蜂方式我小時候見過,那時候就在想他們從哪兒來,將要到哪兒去?看起來比較有哲學的意思,現在有機會把這個事情拍出來,通過食物展現出來,其實也是一種思考個體命運的方式。”

  《舌尖2》中還通過芒種、立秋、霜降等幾個節氣,展現了打造美食的原材料在農人手中經歷四季輪迴生生不息的過程,其中有一部分是關於“華子魚”,展現了廣袤美麗的草原,快樂的漁民,以及華子魚洄游的壯觀,讓人印象深刻。這部分內容是在“貢格爾河”拍攝的,這裏是華子魚的温柔鄉,華子魚是一種隨着時節變化逆流而上產卵的洄游型魚類,由於氣候變化,河道變窄,魚兒今年從這條河道走,明天可能就從那條河道走,漁民有時候要走四五十公里才能找到另一條河道,當地漁民只能人為地將魚放置到上游,同時把楊胡草插到河道里讓它們排卵。

  在“華子魚”中有這樣一段話,“楊胡草把是華子魚的愛巢,在這裏,草原、魚和人類,是吉祥的一家”,這也正是《舌尖2》的特色,除了更豐富的美食之外,更着重講述人與自然、與生靈之間相互依存的默契。如今,達裏湖漁民仍延續着冬捕的風俗,“冬捕”即冬天鑿冰捕魚而食,下網、打眼、走杆、拉網、出魚,每一個環節,都是一道風景。

  總導演評論音軌

  “現在的春節就是春運,根本不是過去我們叫春種秋收夏耘冬貯,現在春節的意思基本上蜕變為買火車票。有一個東西叫團圓飯,這是一個承載物,為了這個團圓飯,人們可能要經歷很多辛苦,從四面八方趕回家。”

  《舌尖2》是在類型化方面的創新,每一集都希望在統一的影像風格之外,做個性化的嘗試。比如,《腳步》一集主要借鑑公路電影的風格;《家常》中部分故事的場面調度和人物關係表現,使人聯想到小津安二郎的《秋刀魚之味》以及李安的《飲食男女》;《相逢》一集由於涉及歷史性題材,借鑑葡萄牙大師奧利維拉的電影《我要回家》,用一種返璞歸真的敍事方式,在時間和空間上縱橫捭闔;《祕境》追求的是BBC和美國國家地理頻道的自然地理類紀錄片品質;分集《三餐》則更出人意料地將目光投注於社會事件,風格冷峻,宛如一部《60分鐘時事雜誌》,帶給觀眾更多的思考。

  講蜂蜜那一集,導演組瞭解到要割出1公斤蜂蜜,蜜蜂需要飛行200萬次。蜜蜂非常辛苦,這樣帶着蜜蜂遷徙的養蜂人也非常辛苦,養蜂人大概平均一個月就要搬一次家,每年都要跑遍大半個中國,風餐露宿,人在哪,家就在哪,通過鏡頭,人們才知道吃到蜂蜜是多麼不容易。除了展示蜂蜜誕生的全過程外,這對生活在帳篷裏、嚮往自由的夫妻,要比食物帶給我們的感動更多一些。劇組跟拍這對夫婦的生活了解到,兩口子從認識到現在沒有分開過,女主人公説,我覺得做什麼不重要,只要我們倆在一起,就是最浪漫的事情。  



責任編輯:翟宇星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閲!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深圳到香港快遞發佈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請選擇您瀏覽此深圳到香港快遞時的心情
推薦閲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